问题库

求大写的八百“图片”,催人还钱用40

别称我是老师
2021/4/8 2:29:39
求大写的八百“图片”,催人还钱用40

我来回答

匿名 提交回答
其他回答(2个)

2个回答

  • 全民新网事

    2021/4/14 4:24:17

    虽然齐耳短发蛮好看的,但是需要搭理,和干爽,油性头发就算了。






  • 张梓琪她爹

    2021/4/18 5:07:08

    这个题目就是不专业的,但凡能够每战“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即说明我方军队的综合战斗力要超过敌人,那还需要打什么持久战?只要敢于付出牺牲,不断跟敌人进行决战那就可以赢了。但事实情况却是,淞沪会战中国军队伤亡30万之众,日军宣称只损失4万余人,战损比超过了7:1呢!




    所以蒋某人在上海试图拒敌人于国门之外的战略是非常愚蠢的,从全国四面八方调来的70多万野战精锐,与拥有陆海空立体火力优势的将近30万日军死打硬拼,伤亡极为惨重,类似于胡宗南第1军、罗卓英第18军和俞济时第74军这样的嫡系王牌,到南京保卫战后基本都打残了,非常不利于后来对日长期作战,血的教训让具备战略眼光的将领们开始反思。


    当然,蒋某人坚持在上海大打,也有他自己在政治上的考虑:淞沪是当时东方的商业中心,西方列强在沪的财产和利益,都远远大于东北和华北,那么战端一开必然受损,就会出来调停以及说和。其实有前例,因为1932年的“淞沪抗战”就是这样结束的,虽然当时国民政府接受了一些屈辱的条件,比如在上海不能驻扎正规军等等,然而日本也必须同时撤兵,上海的主权终于算保住了。




    显然蒋某人产生了战略误判,一方面1932年的“一二八事变”是日本人为转移视线而故意挑起来的,以消除东北“九一八事变”所引发的国际关注,并没有全面开战的念头,所以见好就收,而1937年“八一三事变”之时形势已截然不同。另一方面,他也低估了美英等国奉行绥靖主义的“决心”,到头来除了各国租界以外,上海全部沦陷,军队折损近半。


    平津和上海的战败和迅速失守,让相当一部分国人感到悲观,遂有了抗战即“亡国”的论调。而1938年4月的台儿庄大捷,又使军政两界部分人物盲目乐观,认为再打几次类似台儿庄这样的战役,就可以把日本人赶下海去,所以1938年初“亡国论”和“速胜论”都有一定市场,中国抗日战争的整体战略并未固定下来。




    1938年5月26日,伟人在延安抗日战争研究会上,发表了题为《论持久战》的主题演讲,在总结抗日战争初期经验的基础上,针对当时存在的“亡国论”和“速胜论”两种论调,以及党内军内部分人轻视游击战的倾向,第一次系统地阐述了中国必须通过持久战以获得对日作战胜利的战略,不久演讲稿付诸印刷,立即在国内引起巨大反响。


    《论持久战》中强调了“兵民是胜利之本”,认为“武器是战争的重要的因素,但不是决定的因素,决定的因素是人不是物”,而为了实现持久战的战略总方针,书中还提出了一套具体的战略方针:在第一和第二阶段中主动地、灵活地、有计划地执行防御战中的进攻战,持久战中的速决战,内线作战中的外线作战,以及第三阶段中的战略反攻。




    《论持久战》是对甲午战争前后,中国一些军事家反思对日战略的总结,也是对近代军事理论家比如蒋百里等人军事思想的提升,尤其是游击战理论的添加,使对日战略总体成熟,也惊人地预见了战争进程。另外一边的白崇禧、陈诚等人也深以为然,以空间换时间的战略思想正式确立,而冯玉祥阅罢,直接自费印刷3000本赠给军政要员们学习和研究。


    持久战这一战略思想的确立,在军事上意义非常重大,而《论持久战》出版的时间点也非常重要,一个月以后武汉会战**,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吸取了淞沪会战、南京保卫战的教训,不再以一城一地得失为目标,制定了“守武汉而不战于武汉”的机动防御策略。在历时三个多月的武汉会战中,依托长江两岸的山地,给日军造成严重杀伤,而参战的100多个师无一成建制被敌人消灭。




    所以武汉会战是抗日战争的一个重要转折点,日军在付出接近重大伤亡后,却不能歼灭中国抗日军队的主力,占领区的扩大反而使其兵力密度更加稀薄,陷入了长期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其人力物力的短缺,开始在持久战中暴露出来,最终狗急跳墙挑起太平洋战争,直至彻底战败。


    根据现今的资料研究,淞沪会战日军对战损肯定有所瞒报,总体伤亡应该在8万人上下,与中国军队的伤亡比例应该在1比4左右,而武汉会战中方的战报又有所注水,宣称毙伤日军275000余人显然是不合理的,日军伤亡应在15万人左右,与中国军队的伤亡比例约在1比3.5左右,都与“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说法相差甚远,正是在双方战斗力如此巨大的差距下,坚持持久战并非什么无奈,而是战胜日寇唯一正确的选择!


相关问题